中国法院对外国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审查标准即将被放宽

       

作者:杜国栋 余萌


长期以来,中国法院在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和执行的审查标准比较严格,导致外国民商事判决很难得到中国法院的承认和执行。但是,这一现状即将发生改变。

1.中国法院正在为放宽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和执行的审查标准而颁布专门规定

2017年7月13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SPC)在位于中国武汉市的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召开了《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民商事判决的司法解释》专家论证会,讨论了该司法解释的适用范围、互惠关系的认定、拒绝承认与执行的理由、惩罚性赔偿的范围以及管辖权的审查等问题进行了讨论。这是我们首次从公开渠道得知SPC正在为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制定专门的规定。

2017年9月26日,SPC审判委员会委员、第一巡回法庭庭长、二级大法官刘贵祥,在丝绸之路(敦煌)司法合作国际论坛上发言时表示,中国将积极适用互惠原则,便利外国法院民商事判决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为此SPC正在制定《关于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民商事判决若干问题的规定》,以明确互惠原则具体适用的标准,增进外国法院判决在中国得到承认和执行的便利度和透明度。这是SPC首次对外承认目前正在制定专门的规定。

尽管在上述两个场合下所披露的规定名称不一致,但很可能是同一个文件。SPC将在该规定中放宽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和执行的审查标准。

2.中国法院长期以来对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和执行采取严格的审查标准

中国法院主要根据《民事诉讼法》及《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概括而言,中国法院的审查标准主要包括以下5项:

1. 申请承认的判决应为外国法院作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

2. 外国法院判决、裁定为缺席判决、裁定的,外国法院已经合法传唤当事人;

3. 中国法院未对同一案件作出判决;

4. 两国存在相互承认与执行民商事判决的条约关系或者互惠关系,但离婚判决除外无此要求;以及

5. 承认与执行该判决,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国家主权、安全、社会公共利益。

第4项是核心条件。目前中国仅与33国家签有相互承认和执行民商事判决的司法协助条约,美国、日本、英国等与中国经贸往来最密切的国家并未与中国签订民商事司法协助条约。因此认定两国之间是否存在互惠关系,对各国法院的商事判决能否在中国法院得到承认和执行十分关键。

在司法实践中,中国法院对于互惠关系采取审慎态度。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我国人民法院应否承认和执行日本国法院具有债权债务内容裁判的复函》,SPC认为中国与日本之间没有缔结或者参加相互承认和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的国际条约,亦未建立相应的互惠关系,因此我国人民法院对所涉及的日本国法院裁判应不予承认和执行。

此后中国法院参照该复函的做法,处理了弗拉西动力发动机有限公司申请承认和执行澳大利亚判决案等多起申请承认和执行外国民商事判决案件,裁定驳回当事人的承认和执行申请。

据此,中国法院在实际审查是否存在互惠关系时多采取事实互惠的审查标准,即审查中国与法院地国之间是否存在相互承认和执行对方法院判决的先例。

3.中国法院的转变与中国政府“一带一路”战略密切相关

中国法院转变外国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上的态度,是为了配合中国政府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一带一路”)的倡议。中国法院希望满足“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及各国市场主体对中国司法领域的关切和需求,为“一带一路”建设营造良好法治环境。

根据中国政府2015年3月颁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该倡议旨在促进亚洲,欧洲和非洲大陆及其邻近海域的连通性,使中国能够进一步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并加强与亚洲,欧洲和非洲以及世界其他国家的互利合作。

相应地,2015年6月中国法院颁布了《关于人民法院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若干意见》,该文件表示将倡导并逐步扩大国际司法协助范围。具体而言,一方面,中国将推动缔结双边或者多边司法协助协定,促进沿线各国司法判决的相互承认与执行。另一方面,在沿线一些国家尚未与中国缔结司法协助协定的情况下,中国法院将根据国际司法合作交流意向、对方国家承诺将给予我国司法互惠等情况,考虑由中国法院先行给予对方国家当事人司法协助,积极促成形成互惠关系。

4.中国法院已经采取实际行动以推动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

2017年6月8日,在第二届中国-东盟大法官论坛上,SPC与其他参与国法院共同签署了《南宁声明》(Nanning Declaration)。该声明第七项中表示考虑适当促进各国民商事判决的相互承认和执行。尚未缔结有关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和执行国际条约的国家,在承认与执行对方国家民商事判决的司法程序中,如对方国家的法院不存在以互惠为理由拒绝承认和执行本国民商事判决的先例,在本国国内法允许的范围内,即可推定与对方国家之间存在互惠关系。

SPC民四庭庭长张勇健撰文指出,中国司法实践中长期以来强调事实互惠,《南宁声明》首次提出推定互惠关系共识,是对中国以往做法的重大突破。推定互惠是指只要没有相反证据证明外国曾有拒绝承认与执行内国判决的先例,就推定两国之间存在互惠关系。推定互惠消解了请求方为证明互惠关系所需承担的举证负担,增强了互惠关系存在的可能性,有利于提高民商事判决相互承认和执行的实效。张勇健也指出,《南宁声明》第七项推定互惠共识,是对《关于人民法院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若干意见》上述内容的积极落实。

中国法院在这一方向上的步伐正在加快。2017年9月12日,中国政府签署了《选择法院协议公约》。该公约旨在国际范围内统一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公约。如中国外交部条法司司长徐宏所说,中国加入该公约是为了便利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各种民商事法律争议的解决,促进和便利沿线国家经贸与人员往来。

5.中国法院的最新案例表明外国法院判决被承认与执行的可能性在加大

2016年12月9日,中国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苏01协外认3号裁定书,该裁定书是中国法院首次根据“互惠原则”承认执行新加坡法院生效判决。SPC将该案作为指导性案例,列入了“第二批涉‘一带一路’建设典型案例”。指导性案例是SPC为了确保法律的统一适用,从中国各级人民法院的案例中选择出来,在审理类似案件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案例。在该案中,南京中院认为“中国与新加坡之间并未缔结或者共同参加关于相互承认和执行生效民商事裁判文书的国际条约,但由于新加坡高等法院曾对中国法院的民事判决予以执行,根据‘互惠原则’,中国法院可以对符合条件的新加坡法院的民事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鄂武汉中民商外初字第00026号裁定书,承认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的判决。该裁定书是中国法院首次依照互惠原则认可美国法院商事判决效力的案件。SPC在其网站中介绍了该案,凸显其对该案的重视。在该案中,武汉中院认为“美国同中国之间并未缔结也未共同参加相互承认和执行民事判决的国际条约”,“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已证实美国有承认和执行我国法院民事判决的先例存在,可以认定双方之间存在相互承认和执行民事判决的互惠关系”,因此中国法院可以对符合条件的美国法院的民事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

我们的建议:

1.SPC即将颁布关于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民商事判决的规定。该规定很可能采取《南宁宣言》中推定互惠的做法来认定外国与中国是否存在互惠关系。该规定的其他内容也很可能与《选择法院协议公约》保持一致。换而言之,外国法院判决在中国得到承认与执行的可能性将会大幅度提高。

2.按照SPC目前在这一领域的积极动作的节奏,我们乐观估计,在2018年3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和决定任命最高人民法院组成人员后不久,该规定将会由最高人民法院颁布。

3.该规定颁布后,外国法院判决在中国承认与执行的条件将得以明确。已取得外国生效判决的当事人即可开始准备视情况向中国法院申请承认该判决。

标签: 外国判决承认与执行